新闻中心

    80后正处“夹心层”:酸甜苦辣尝过才懂|90后|仲强|阿西

    2019-10-16 10:42:36 来源:小苹果娱乐-小苹果娱乐平台-小苹果娱乐官网 浏览次数 101

      ■本报记者 朱颖婕

      2019年,1990年出生的人29岁——第一批90后开始集体“奔三”。

      当90后纷纷调侃自己开始发际线上移时,很多人还没意识到,曾被称为“第一代小皇帝、小公主”的80后,已经妥妥地步入了“中年人”行列。2019年,最年长的80后39岁了。

      眼下,大部分80后都身处上有老、下有小的“夹心层”,他们既是痛并快乐着的中年“老父”“老母”,也是分身乏术的“独一代”。

      而曾经身上贴着任性、自我、一言不合就辞职等“标签”的90后呢?他们有的已结婚买房,有的在职场中一点点雕琢心性脾气,当然,还有人知足地守护着自己的小确幸。

    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。80后、90后,正经历着他们这一代人的青春蜕变。

      最无奈的是,作为一个工作十来年的“资深职场人”,居然和一群初出茅庐的90后做着差不多的事,而且这些年轻人大多“有活力、有本事、有见识”。

      讲述人:阿西

      (已婚未育,从外企跳到事业单位)

      网上曾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,说的是80后的“生不逢时”:“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,读大学不要钱;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,读小学不要钱;当我们还没工作的时候,工作是分配的;当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,撞得头破血流才能找到一份饿不死的工作;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,房子是分配的;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,房子已经买不起了……”在社会转型期成长起来的80后,似乎看到了一切变化背后的机遇,但很多人的真实写照是,频频与机遇擦肩而过,在瞬息万变的时代中变得疲惫不堪,甚至逐渐迷失。

      出生于“80中段”的阿西是个杭州姑娘,五年前她和丈夫结了婚。丈夫是上海人,为此,阿西的父母和住在沪郊的公婆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,给小两口买了套小户型,地段虽一般,但至少有了属于自己的家。在外人看来,这对80后夫妻称得上“生活惬意”。两人都是985名校毕业,阿西就职于外企,工作体面且薪水丰厚,丈夫在最吃香的金融业打拼,夫妻俩工作、房子都不愁,除了没有孩子,简直完美。

      可是这一年来,阿西越来越觉得身心俱疲、前途不明。身体的红灯最先亮起来,先是被诊断出遗传性高血压,后来又查出子宫肌瘤。她只能辞掉快节奏、高压力的工作,想方设法进了一家事业单位。但她没想到,这份新工作远不如想象中轻松,光是单位里人际关系的复杂程度就远超从前,薪水更是少得可怜。最让她无奈的是,作为一个工作十来年的“资深职场人”,居然和一群初出茅庐的90后做着差不多的事,而这些年轻人大多“有活力、有本事、有见识”。

      阿西和丈夫一直想要个孩子,但总想着再多赚点钱,给孩子更好的生活。可现实很骨感,“每天早晚高峰都要挤在沙丁鱼罐头般的地铁里。到了单位,硬着头皮做不喜欢的工作,到头来没攒下什么钱,也没什么成就感,眼看就要变成大龄产妇了。”

      与阿西同龄的不少朋友也感叹,80后这代人似乎总是活得“不上不下”。“很多70后到了我们这样的年纪,早已成家生子,过上了安稳的生活,他们对物质的要求不高,幸福感反而更强。年轻的90后拥有更多元的选择,他们说着我们听不懂的‘语言’,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成长,最后把我们甩在了后面。”

      最怕孩子长大了,我们老了;更怕父母已经老了,但我们身前还有几个需要照顾的孩子。

      讲述人:仲强

      (“4-2-3”家庭,三个娃的奶爸)

      其实从出生那刻起,80后的命运就注定不同。作为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的“独一代”,他们在度过了孤单的童年和青春期后,终于步入了焦灼的中年。大多数80后的家庭结构都是“4-2-1”或“4-2-2”。一对80后夫妇的头上,有四个老人要照顾,膝下还有一两个子女。身处“父母已老,孩子尚幼”的“夹心层”,他们时时刻刻承受着沉重的生活压力、养育压力和敬老压力。

      仲强今年36岁,他和妻子都是上海远郊的中学老师,吃穿不愁,小日子过得挺滋润。夫妻俩原本有一个已经上小学的儿子,开放“二孩”后,他们总想着再生一个“贴心小棉袄”,结果“惊大于喜”——居然又生了两个“臭小子”。

      家有三个男娃后,甜蜜是三倍的,负担也是三倍的,很多事情都要变。仲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车。“原来的五人座根本坐不下。”他掰着手指数,“两个大人、三个孩子,再加上保姆阿姨、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,怎么也得七八个人。”看来看去,他只好紧急加购一台七人座的汉兰达,连车牌都来不及拍。

      出行的问题暂时解决,“谁来带孩子”又成了火烧眉毛的事。“家里的四个老人都已六十多岁,本来可以安享晚年了,但现在只能帮着我们一起给宝宝换尿布、冲奶粉,而且还是两个小毛头。”现在周一到周五,两个“小的”都住在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家,只有周末才会回到爸爸妈妈和哥哥身边。于是这五年来,仲强每天下班后都要接上妻子和大儿子到老人家里吃晚饭,晚上夫妻俩再带着大儿子回家,辅导他做功课。到了周末,所有娱乐活动统统取消,只能在家“奶孩子”。

      “感觉现在最怕什么?”面对这个问题,仲强沉默许久后给出了答案:“怕孩子长大了,我们老了;更怕父母已经老了,但我们身前还有几个需要照顾的孩子。”

      在过去的多子女时代,父母年迈生病时,总有几个孝顺的子女们能够在床前伺候,兄弟姐妹们还能互相支持、互相安慰,一起面对生活中的困难。但对80后这个以独生子女居多的群体来说,在父母老去的世界里,似乎只有他们自己。所以,越来越多80后开始“惜命”,因为他们明白:一个人好好地活下去,才能让一群人好好地活着。“上有老下有小的人,不能倒下,不能放弃,甚至不能离开。”这是80后的无奈,也是80后的坚强。

      再不敢拿身体开玩笑。一个前同事,34岁就因为胃癌去世了,“父母、妻子和孩子都哭成什么样了,我们连句安慰的话都不敢说。”

      讲述人:小侯&老杨

      (熬不动夜的硬汉,开始关心养生)

      踏着80后末班车出生的小侯,在2019年的元旦写下了一条朋友圈:从此再无20多岁的80后,以后超过晚上10点的活动,就不要叫我这个三旬老汉了。

      “身体吃不消了。”从来身强体壮、身高一米八几的小侯根本想不到,有一天自己会说出这句话。“我一直想和几个朋友去川藏线自驾游,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行。”他调侃道,以前读书的时候,和室友通宵看球、打游戏,第二天还可以生龙活虎地打一场篮球赛。现在“熬不动夜了”,晚上一旦过了11点不睡觉,第二天起床肯定腰酸背痛腿抽筋,一整天没精神。从前空闲的时候,就和兄弟们出去喝个酒,白的、啤的、红的都不在话下,现在两瓶啤酒下去就眼睛发直、舌头僵硬。从前再好,可惜已经没有从前。

      出生于1982年的老杨更不敢拿身体开玩笑。“一个前同事,34岁就因胃癌去世了,我们去医院看望他,父母、妻子和孩子都哭成什么样了,我们连句安慰的话都不敢说。”老杨感慨,80后长大成人后所处的世界已经完全变了——社会飞速前进,但竞争也急速加剧,80后的父母大多是40后、50后,他们没有积累起足够的财富,所以80后只能“白手起家”,拼命工作。“头上压着房子,身上压着爸妈和孩子,很多人就在忙碌的工作中过度透支了自己的身体。”

      老杨坦言,这位同事的离世给大家带来了很大触动,现在公司里很多人偷偷戒了烟,很多人“保温杯里泡枸杞”,还有很多人去办了健身卡,要每天坚持锻炼身体,大家还减少了通宵加班的次数,尽量早点回家休息。“朋友之间难得吃饭,彼此最真挚的祝福就是‘保重身体’,这件事真的没有后悔药可吃。”

      “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/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/被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/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”……年轻时候的80后对着录音机唱起Beyond乐队的《海阔天空》,心里大概都畅想过这种“不羁放纵爱自由”的人生,转眼时光飞逝,青春不再,人到中年,“夹心层”中的酸甜苦辣一一尝遍,但愿还有很多人在听到这首旋律的时候依然能够热泪盈眶。

    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